首页 工商新闻 权威发布 法律法规 信用公示 研究思考 业界综合

B20工商峰会专访如新集团李潮东:复苏世界经济期待“中国方案”

来源: 业界综合 编辑: 中国红盾交流网

  作为G20框架内以工商界为主体的活动的B20是各国政府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而设立的重要全球性工商合作机制。9月3日,G20最受瞩目的一场“重头戏”B20峰会在杭州隆重举行。

  在峰会现场,如新集团大中华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暨业务支持及法规高级副总裁李潮东接受了海外网的专访。他表示,面对全球经济发展低迷的状况,“中国方案”值得期待。在解决全球经济失衡和贸易保护主义方面,中国给出的方法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李潮东:谢谢,很高兴在此接受你的采访!

  记者:G20作为全球经济合作主要平台,历年峰会的举办都受到全球瞩目,您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企业家,您眼中的G20是什么样子的呢?对于G20您肯定有一些独到的看法,能跟我们分享下吗?

  李潮东:我想,每个人眼中的G20都有各自的不同点,因为每个人关注的重点不一样。在我看来,如果想要真正认识G20,就不得不从G7谈起。G7即七国集团,上世纪70年代,为应对货币危机和经济危机,西方主要工业国法、美、德、日、英、意六国领导人在法国举行首次最高级经济会议,次年加拿大加入,形成了七国集团。从组成G7的成员国来看,它囊括了当时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因此被形象地喻为“富人俱乐部”,同时控制着世界经济和政治的走向。1998年俄罗斯正式加入,于是形成了八国集团(即G8)。

  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正是这场危机发生让西方国家认识到,解决国际金融问题离不开有影响的发展中国家的参与。于是,1999年G20即20国集团应运而生。

  事实上,20国集团建立最初是由美国等七个工业化国家的财政部长在1999年6月的德国科隆提出的。成立的目的是防止类似亚洲金融风暴的重演,促成有关国家就国际经济、货币政策进行非正式对话,维护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的稳定。当时,20国集团会议只是由各国财长和各国中央银行行长参加,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金融体系成为全球关注焦点,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由此开始进行,由此取代了之前的八国首脑会议和20国集团财长会议。

  2008年的那次全球性金融危机让G20 的重要性开始凸显。当时,美国、欧盟和其他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后陷入经济衰退,单靠自身根本无法抵御危机,而发展中国家拥有的庞大外汇、内需和消费市场,让它们看到了走出经济泥潭的希望。此外,如今的G20国家几乎包揽在所有国际性经济或金融组织中,如世界贸易组织(WTO)中包含G20中的18个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d Bank)中分别包含G20中的全部经济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包含G20中的10个经济体,亚太经合组织(APEC)包括G20中的9个经济体。可见,G20国家在全球经济框架下的分量和影响,因此,它对世界经济的强劲、持续增长具有不可推卸的国际社会责任。

  不仅如此,通过对比七国集团和八国集团,我们不难发现G20 的独特之处。首先是代表性。G20构成兼顾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不同地域的利益平衡,人口占全球的2/3,国土面积占全球的60%,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90%,贸易额占全球的80%,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85%。可以说是全球经济的代表。其次是相对平等性。G20在应对国际事务中采用协商一致的运作原则,新兴市场国家在相对平等的地位上与发达国家就国际经济金融问题进行对话。最后是具备引领性。每年的G20峰会都会通过一系列应对国际经济金融问题的重要决策,对世界经济的未来走向起着引领作用。

  记者:您讲得很好,感谢您对G20别具一番的精彩分享,相信很多人从您的独到见解中加深对G20的认识。作为一家跨国企业,如新集团在G20成员国中都有市场布局吗?中国市场的发展如何?您能给我们介绍下吗?

  李潮东:好的。1984年,如新在美国犹他州普罗沃市注册成立,至今已有32年的历史。1996年,如新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直销公司里在美国上市的三家企业之一,另外两家分别是雅芳和康宝莱。32年后的今天,如新集团业务遍及全球54个市场,成为全球性个人保养品和营养补充品行业的领先企业之一,从业人员(包括销售人员)超过120余万。在全球的54个国家和地区中,美国仍位于全球销售份额的第一位。作为后起之秀的如新中国公司,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在如新全球销售份额中已位居第二,如新大中华区(包括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更是占全球销售份额的30%以上。在中国,如新建有70多家分支机构和店铺,另外还有5家工厂。

  现在,我们如新集团在G20成员国中的16个国家(中国、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韩国、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南非、澳大利亚、土耳其、印度尼西亚、俄罗斯)都有市场布局,而且在欧盟28个国家中的19个国家也有市场布局。在如新集团30多年的发展道路上,有两个快速发展期,第一个快速发展期是如新公司进入亚洲地区,第一次进入亚洲地区主要是涵盖在香港、日本、台湾,它是如新集团在全球经济发展中间的一个快速增长期。第二个快速增长期就是进入中国大陆,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占集团全球销售额的26%。从集团董事会和管理委员会对整个中国市场的研判来看,中国市场还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于此同时,我们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将秉承与中国经济长期共同发展的信念,持续深耕中国市场,不断开拓我们的在华业务,通过提供就业岗位、依法纳税、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等形式,为中国社会的发展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记者:我们知道,G20杭州峰会是今年中国最重要的主场外交,也是近年来我们主办的级别最高、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国际峰会,为全球所瞩目。最为一个企业家,对于此次峰会选择在中国举办您怎么看?

  李潮东:谢谢!确实,今年是中国首次主办G20峰会的“主场年”,吸引了全球的关注。这也是中国第一次主持全球经济治理的国际会议,同时是G20峰会第一次连续两年在新兴国家主办,充分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可与信任。

  从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过去了8年之久,但其在全球经济中的深层次影响仍在继续,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低迷、复苏乏力、增长动力不足。对于如何解决当前全球经济进入平庸期的现状,各方都期待此次峰会能开出“良方”,也对“中国方案”寄予厚望。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知道,当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和实力以及它与世界经济、金融和贸易的相互依存关系,决定了它在全球治理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过去30多年里,中国从一个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6年中国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者。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中国经济仍然保持着较快增长势头,也积累了诸多治理经验。去年,全球贸易出现两位数负增长,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却从12.2%上升到13.8%,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支撑着全球贸易局面。对比全球各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度,中国当之无愧的称作国际“劳模”。不仅如此,中国在完善全球治理和为世界经济注入新动力方面提出或参与了很多建设性倡议,比如“金砖银行”、“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等。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国在为世界提供新方法、新政策上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在G20的平台上,中国有能力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战略、新方向开出“中国方案”。

  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跨国企业,我们的业务遍及全球54个市场,因此对当前世界经济的走向及其对企业发展战略布局的影响尤为关注。虽然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但我们对中国和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领域的作用充满期待和信心,相信此次G20杭州峰会中将达成的会议成果会引领世界经济进入新的良性增长期。

  记者:作为G20杭州峰会的开场活动,此次B20杭州峰会也是G20历史上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工商峰会。我们知道,您刚参加完B20峰会,对于峰会中的各个议题,您更关注全球经济中哪方面问题呢?

  李潮东:是的,很高兴有幸参加了此次B20峰会,听完各行各业企业家们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建议分享,特别是听完习近平主席的开幕致词后,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作为一家跨国企业的管理者,我更关注的是全球经济失衡和贸易保护主义两大问题。

  记者:全球经济失衡和贸易保护主义这两大问题是当前经济增长乏力的原因,那么,您能跟我们谈谈您对这两大问题的看法吗?

  李潮东:好的。

  首先,全球经济失衡是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客观问题,它包含几个方面原因,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全球经济出现结构性失衡问题。全球经济结构性失衡表现在几个方面 :有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失衡,投资与消费的失衡,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结构失衡,投资与贸易的失衡等。但今天我讲的结构失衡主要讲两个方面:

  一是讲南北半球的经济失衡问题。从地理意义上看,南半球国家有五十多个(包括赤道贯穿的国家),占比全世界国家总数的四分之一多点。另据有关数据显示,目前世界总人口约为74亿,而南半球总人口数量8亿多,占世界总人口数量的11%多。从G20国家的全球分布可以看出,G20中包含北半球15个经济实体(分别是德国、法国、英国、俄罗斯、意大利、中国、日本、印度、韩国、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欧盟),南半球则包含有5个经济体(分别是巴西、阿根廷、南非、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不仅如此,北半球的15个经济体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远超南半球5个国家,且分布在南半球的5个国家中其中4个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从国家数量还是人口数量,还是从经济发达程度上来看,南半球从全球的角度都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与之相对应的也可以说是穷国和富国,或者说是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相对发展的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之间的经济失衡。从G20中我们也可以作一个划分,G20所包含的国家归为相对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而G20之外的国家就是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大多分布在北美洲、欧洲和大洋洲,其中欧洲发达国家数量最多。我们通常所说的发达国家主要有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而除了澳大利亚之外,这些发达国家都分布在北半球。不仅如此,全球财富在南北国家之间的分布极不均衡。据了解,全球有近90%的财富分布在北美、欧洲和亚洲等北半球的发达国家和地区,世界财富的85%被全球最富有的10%的群体占有。综上种种,全球经济南北半球发展严重不平衡,穷国和富国的发展严重不平衡,穷人和富人的财富严重不平衡。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南北半球经济发展严重不平衡是全球经济失衡的主要根源之一。

  二是解决南北半球经济失衡问题的关键是解决供给和需求、投资与贸易、投资与消费之间的失衡问题。对G20国家而言,关键是要解决供给和需求失衡的问题,因为G20国家普遍供给过多,产能过剩。但对那些相对贫穷的国家而言,他们的需求远远不够,原因在于相对贫穷国家的有效需求不足。所谓有效需求就是社会有需求,同时具备满足需求的购买力。当具有购买力的需求出现时就是有效需求,而当有些地方有需求而缺乏购买力就不是有效需求。所以当我们看到一些国家供给大于需求,产能过剩,却没有看到在相对落后国家,即占世界人口40%的国家的有效需求严重不足。从这个角度来看,G20国家应承担起对相对落后国家或地区相应的国际社会责任,增加对它们的投资、援助和贸易,从而增加其有效需求。与此同时,相对发达的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由于供给侧矛盾而产生的产能过剩问题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减轻、减缓甚至得到有效解决。

  从这个角度来应对解决南北半球经济失衡问题,我们自然会联系到中国政府提倡的“一带一路”建设对全球经济的全局性影响。因为“一带一路”建设贯穿的国家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相对贫穷国家。因此我们可以说,“一带一路”是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的极佳方案之一。

  另一个我关注的问题是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现象不断抬头。据世贸组织、经合组织和联合国贸发会议联合定期发布的监督报告显示,G20成员国虽然历来都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但是实际上一些主要经济体的贸易保护措施未停止。从2008年到2016年6月,G20成员国共采取了1583项贸易限制性措施,截至目前,也只取消了其中的约25%。在我看来,贸易保护主义实际上也是全球经济失衡的一种表现,尤其是一些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贸易保护主义与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相违背,要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促进全球经济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G20不仅不能像过去那样设置贸易壁垒,而且要进一步实行开放的贸易政策。因为贸易保护主义严重损害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更会损害相对贫困落后国家的利益。

  记者:是的,贸易保护主义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世界经济的增长,不利于全球贸易走出低谷。前不久召开的G20贸易部长会议上,世界主要经济体的代表便就破除贸易保护主义也进行了探讨,对此,您又有什么看法呢?

  李潮东: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世界贸易总量增长也是出现令人担忧的迹象。“全球贸易非常缓慢复苏”,这是G20贸易部长会议上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对当前全球贸易形势进行了如是的评价。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近年来,全球贸易增速连续4年低于GDP增速。投资方面,全球投资2015年虽然实现大幅增长,但投资总量没有超过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的最高水平。

  虽然自由贸易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基石,但遗憾的是,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成为了资本主义国家(主要指那些相对发达的国家)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贸易保护主义保护的是发达国家本国的利益,损害的是国际社会其他经济体发展的利益和机会,尤其是具备廉价劳动力优势的市场的产品输出的机会。如果G20国家持相对开放的贸易政策,使得相对贫困落后的国家的廉价劳动力具有国际市场,这就会促进其经济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于贸易保护主义,还有一些发达国家采取了负利率政策。在我看来,负利率政策实际上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另一种形式。它不是贸易保护主义,却是投资和消费的保护主义。至于为何说负利率政策是贸易保护主义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以及为何会损害全球经济发展,那是因为该政策实际上是为了刺激本国经济的投资与消费,但在刺激本国经济的同时,一方面有可能加剧本国经济的进一步失衡。因为发达国家采取的负利率政策,很多时候不会出现效果,反而却增加了滞涨的风险。另一方面,一旦这一政策产生了效果,便会损害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因为发达国家用负利率政策实际上是补贴本国的经济、农业、贸易和投资,抑制了不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势头和机会。

  当前,G20成员国对外贸易额和经济总量分别超过全球的80%和85%,占据着世界贸易的绝对地位。中国是第一大贸易国,以2015年为例,在2015年的全球贸易总额中,中国的贡献率就约为24%。虽然全球贸易出现两位数负增长,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却从12.2%上升到13.8%。由此凸显了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但与此同时,中国却又一直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者。WTO和欧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全球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数据显示出中国在国际贸易中长期以来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但在这样的状况下,中国仍然坚持不希望通过贸易保护主义制造摩擦,恶化国际贸易环境。所以借着作为G20峰会的主办国的契机,中国在会议上提出了G20国将不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承诺延长至2018年的倡议。具体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承诺不采取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二是逐步减少和取消已经采取的贸易限制性措施。同时呼吁各成员国严格履行每采取一项新贸易保护措施需向WTO通报的义务,也继续授权世贸组织、经合组织和联合国贸发会议每年两次发布监督报告以形成对贸易保护主义的监督压力。我想,中国率先做出这样的表态,是为G20国政府率先作出限制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表率,应该会对全球经济恢复起到很大作用,也凸显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大国形象。

  事实上,全球经济发展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可以离开全球经济独善其身。所以当发达国家去援助、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投资贸易的时候,他也在帮助全球经济恢复良性发展。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解决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不平衡问题实质上涉及到的是创新问题,即商业模式的创新。如新公司的业务就与贸易创新有很大关联度,因为直销就是一种创新型的商业模式。


下一篇:没有了!
中国红盾交流网 工商新闻 权威发布 法律法规 信用公示 研究思考 业界综合
Copyright ©201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ICP :
网站统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