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商新闻 权威发布 法律法规 信用公示 研究思考 业界综合

“海淘”化妆品真假掺杂 红盾亮剑保护你的“面子”

来源: 法律法规 编辑: 中国红盾交流网

  基本案情

  当事人吕连巍自2015年12月开始,在淘宝网上注册了薇薇的裸心谷和薇薇小妖代购批发两家店铺,从事品牌化妆品的经营活动,前者主要用于进货,后者用于涉案商品的网络销售。至案发,该店铺共完成7598次交易。经营的化妆品主要有科颜氏(Kiehl's)、迪奥(Dior)、贝玲妃(Benefit)和馥蕾诗(Fresh)4个品牌。执法人员现场发现上述4个品牌的化妆品共72个品类59904件。经委托权利人鉴别,涉案商品中,有23个品类的13775件商品为侵权商品,40个品类被认定为非侵权商品,其他品类被认定为无法判断真伪的商品。

  鉴于本案案值巨大,当事人的行为已涉嫌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江苏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于2017年3月23日将本案移送至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经园区公安分局查实,当事人在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期间,另行租赁仓库作为其贩卖侵权产品的据点,通过大量购进假冒迪奥、贝玲妃、馥蕾诗等品牌的香水、口红、唇膏等化妆品及相关品牌包装制品予以贩卖的形式牟取暴利。警方以移送案件为突破口,对其上线和下线逐一梳理,挖出一条以国际知名品牌化妆品为主要对象的制假售假行业链条,并一举端掉位于南方某省的制假窝点。该案还被列为公安部督办的案件。截至目前,吕连巍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化妆品一案的1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有10名被批捕并提起公诉,剩余6名取保候审。

  查办过程

  2016年6月,有群众举报某科技园仓库内堆放着大量迪奥、贝玲妃、馥蕾诗等化妆品,涉嫌经销高仿产品。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依法进行现场检查,发现涉案场所B幢221A内堆放有大量的国际著名品牌化妆品,包括迪奥、贝玲妃、馥蕾诗等诸多品牌。当事人吕连巍无法提供涉案商品的合法来源及其证明。为进一步查清事实,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于当日立案调查。

  在现场检查过程中,执法人员为保全证据,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一是抽取32个品类的64件商品予以扣押,用做涉案商标权利人鉴定的样品;二是依照相关规定,对涉嫌违法经营的场所予以查封,并暂扣笔记本电脑;三是委托涉案经营场所所属公司(某科技园管理方),对实施强制措施的有关财物予以保管。

  查处当日21时左右,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接到某科技园管理方的电话,称有不明身份人员正在对查封场所内的涉案商品进行转移。执法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制止违法行为,同时将相关情况向辖区的公安机关反映寻求支援。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涉案经营场所的封条已经被破坏,有两名搬运人员正在将涉案商品转移到一辆厢式货车上。发现执法人员到场后,搬运人员和货车司机弃车逃离现场。为了防止涉嫌侵权商品转移,在公安机关的配合下,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将散落在楼道、电梯内的化妆品重新整理搬回仓库,将装满涉案商品的厢式货车移至停车场。次日,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依法对涉案商品全部扣押,并集中保管在专用仓库内,直至本案终结。

  鉴定涉案商品是否为侵权商品,是本案查办过程中的关键一环。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对全部涉案商品进行了3次清点,按照商品的品牌、品名、规格、数量等项目逐一登记,共清点出涉案商品59904件,涉及科颜氏(Kiehl's)、迪奥(Dior)、贝玲妃(Benefit)和馥蕾诗(Fresh)4个品牌72个品类。根据涉案商品在吕连巍经营淘宝店的销售价格估算,本案案值为4679208元。随后,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依法与本案涉及的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取得联系,并委托其对涉案商品是否为侵权商品予以鉴定。科颜氏的商标权利人欧莱雅公司(L'OREAL SOCIETE ANONYME)委托欧莱雅(中国)有限公司对其产品进行鉴定;迪奥的商标权利人为克里斯蒂昂迪奥尔香料公司(PARFUMS CHRISTIAN DIOR),贝玲妃的商标权利人为班尼费特化妆品公司(BENEFIT COSMETICS, INC.),馥蕾诗的商标权利人为新鲜公司(FRESH, INC.),该3个品牌授权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的邓伟光先生在中国地区进行真伪鉴定。经抽样送检,涉案的4个品牌72类商品中,23个品类的13775件商品被认定为侵权商品、案值达163万元,40个品类被认定为非侵权商品,其余品类被认定为无法判断真伪的商品。

  分析思考

  成功地查处吕连巍销售侵犯商标专用权化妆品一案,并一举端掉制假窝点,办案人员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行刑衔接顺畅,公安和市场监管部门协同配合”的重要性。在查处该案过程中,也有一些法律问题值得思考。

  (一)关于强制措施问题

  本案能够顺利查处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办案人员及时发现并采取强制措施,比如,现场发现立即封存,发现转移又及时扣押和封存。但是,本案在强制措施程序上,还是有两个问题值得深思。一是被委托保管人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等。例如,采取封存措施,必要时可委托保管人保管,但对保管人不履行保管义务缺乏制裁措施。二是法律只规定了保管人的保管义务,那么,保管人的权利何在呢?因此,委托保管的法律规定有时很难贯彻执行,跟立法有缺陷分不开。

  本案中,执法人员对装满涉嫌侵权化妆品的厢式货车予以扣押,也是一个尝试。执法人员到达非法转移现场,货车司机逃走,如果简单地将厢式货车车门上锁,很有可能当事人会趁机将装满化妆品的车开走。因此,执法人员把装满涉嫌侵权的化妆品的车作为盛放工具,及时实施扣押。在执法的那一刻,涉嫌侵权化妆品和车密不可分。

  (二)关于鉴定问题

  品牌维权市场化运作后,侵权鉴别结果的真实性、客观性受到影响。委托第三方机构作为代理主动维权、代为作出侵权鉴定以及借助政府部门的力量打击侵权行为,已经成为某些境外商标权利人维护品牌利益的重要手段。作为代理人的第三方机构在作出鉴别结论时,是否能够不为自身利益左右,保持客观公正,成为影响案件查办结果的重要因素。在本案中,迪奥、贝玲妃、馥蕾诗的商标权利人最初委托上海一家知识产权公司进行鉴别,该公司出具了一个笼统结论:不是上述3家公司生产的假冒化妆品。经执法人员指正后,迪奥、贝玲妃、馥蕾诗的商标权利人将样品邮寄至香港的鉴定人,后者针对区别点出具了鉴定结论:有些品类商品为侵权商品,有些品类商品为非侵权商品,有些品类商品无法判断真伪。因此,在执法实践中,要对第三方出具的是否侵权的鉴定结论综合判定,综合运用调取的证据,切忌将鉴定结论作为定性处罚的唯一证据。

  (三)关于非侵权商品和无法判断真伪商品的定性处罚问题

  对没有正规来源的非侵权商品和无法确定是否侵权的商品,如何处理才能更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本案未被认定为侵权的涉案商品的来源尚不明确,在无法查明其是否为赃物的情况下,能否根据《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将销售行为定性为“销售未经检疫的进口化妆品”并予以处罚,对此苏州工业园区市场监管局内部尚未形成一致意见,仍在进行深入研究。


中国红盾交流网 工商新闻 权威发布 法律法规 信用公示 研究思考 业界综合
Copyright ©2018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ICP :
网站统计 :